趣头条 ( ) • 2022-05-14 19:55

2018年4月4日傍晚,安徽省泗县大庄镇的一个普通村落的村头上,几十名村民自发地聚在了一起,像是在迎接着什么人回家。

等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缓缓停靠在路边时,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走下了车。

其实,村民们迎接的,并不是什么荣归故里的成功人士,而是一名正在服刑的罪犯。

从面相上来看,田慕江(化名)五官端正,身上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狠戾之气,跟我们想象中杀人犯的模样大相径庭。

但就在十年前,一向老实巴交的田慕江,竟亲手将一名成年女性抽打致死。而这名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田慕江的结发妻子。

在2008年10月14日之前,田慕江都很是满足于自己目前的生活,自己不仅有一个美丽贤惠的妻子,而且还跟妻子有了两个爱的结晶。

为了给家里人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条件,田慕江选择了到浙江打工,一年之中,能够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。

但就在两天前,田慕江意外得知,自己的母亲重病在床,急需自己回家料理。田慕江是个孝顺的孩子,急忙丢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,立马搭车回到了泗县老家。

可当田慕江推开家中那扇陈旧的木门时,映入他眼帘的,是自己的妻子正在和同村的另一名男子搂搂抱抱。

亲眼见到妻子红杏出墙的田慕江登时火冒三丈,为了让妻子知道自己做错了,田慕江选择了最为极端的一种方式,那就是:打!

正在气头上的田慕江反绑住妻子的双手,将妻子硬生生地拖到了屋外的铁窗前,随后,便把妻子栓到了上面。

等到妻子不能动弹的时候,田慕江随手捡起了院子里的树枝,褪下了妻子的衣服。

为了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,为了让妻子知道痛苦,为了让妻子吐露更多的内幕,田慕江发疯似的举起手中的树枝,狠狠地朝妻子的皮肉上抽去。

“我不让你还手,我非让你服气不可,非让你自己认识到错了才行!”在接受采访时,田慕江回忆起了自己当时的内心活动,他虽然动手打了妻子,可从没想过要将自己的妻子活活打死。

他们还有着两个可爱的孩子,他对妻子还有着深厚的感情,他还期盼着妻子可以回归家庭。

但让田慕江怎么都没想到的是,妻子的性子竟然那么倔,当他想了解更多妻子偷情的内幕时,妻子却咬紧了牙关,愣是不肯再多吐露一个字。

田慕江见妻子还是不肯“认错”,他也没有任何停下手上那根树枝的意思。一下、两下、三下......二十多分钟后,鞭打仍然在继续着。

在我们普通人看来,树枝的鞭打,似乎只会造成一些皮肉伤,并不会伤到人的筋骨内脏,从而夺去人的生命。

或许,当时的田慕江也是这么想的,他打定了主意要让妻子知道痛,吃下这个苦头,以防止她以后再在家中胡来。

可打着打着,田慕江突然发现,妻子呼吸急促,喘气的频率已经不正常了。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,田慕江妻子的意识便从清醒转为了昏迷。

见妻子突然昏了过去,田慕江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,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,想为妻子找个医生回来。

可天不遂人愿,田慕江的妻子没有挺过来,最终因为长时间抽打造成的创伤性休克而最终死亡。

在得知妻子死亡之后,悲痛之余的田慕江还保留了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,最终,他决定向当地警方自首。

2009年5月,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了此案的判决结果,法院决定,以田慕江故意伤害罪为由,判处了他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

当他被押入安徽省马鞍山监狱服刑时,一股股的悔意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当田慕江发现妻子与别人偷情,进而鞭打她时,田慕江心里想的,是用暴力让自己的妻子长个教训。

在田慕江的心中,他依旧渴望着妻子可以早日回归家庭,照料家中事务,当两个孩子放学回家后,可以吃上一口妈妈做的热饭。

可一切的一切,却都毁在了田慕江自己手里。对于田慕江鞭打妻子的行为,我们有这样一个词来定义它:家暴!

当我们剥开层层粉饰,去探究这个词的内核时,我们不难发现,家暴也是暴力的一种。而更可怕的是,家暴,有时候会躲在“家庭”一词的后面,让人难以察觉到它的危害。

当田慕江发现妻子出轨的那一刻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,不是跟妻子沟通,而是想用暴力的手段来让妻子屈服。

诚然,在整个事件中,妻子确实是先做错事的那一方。但妻子的出轨,跟她所承受的暴力,并不能平等的画上一个等号。

对于配偶出轨一事,如果认为还有进一步挽回的必要,那就好好的坐下来,彼此敞开心扉谈一谈;如果认为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,夫妻之间再也没有了情分,那就默默地搜集证据,跟出轨者对簿公堂。

不管选择哪一种处理方式,都不应该在自己愤怒至极且头脑不清晰的状态进行。

人在极端愤怒的时候,就像是一台失控的机器,忽视掉最基本的判断之后,暴力往往会成为他们处理问题的唯一方式。当他或者她迈出家暴的这一步后,一家人的命运也将会就此改写。

田慕江入狱的时候,小儿子7岁,大女儿11岁。对于正在成长关键期的大女儿来说,她无法接受在永远失去母亲后,紧接着再失去父亲的陪伴。

当父亲即将被警察带走时,女儿小暖(化名)死死地拉住了父亲的衣角,她不想让父亲离开自己。

可一向忠厚老实的田慕江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,在即将被抓之前,田慕江将自己最后的温柔留给了自己的女儿,他一字一句地向自己女儿说道:事情已经出了,那我就得去面对,就算我不去自首,那我心里也过不去!

虽然田慕江已经做好了自己面对一切的准备,想要在监狱中为自己当初的暴行赎罪。

但田慕江和妻子作为两个中年人,上有老下有小的他们就是家中的两根顶梁柱,当一个家庭同时失去两根顶梁柱时,家中剩下人的处境,自然是可想而知的艰难。

田慕江入狱三个月后,田慕江的老母亲也逐渐得知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,儿媳身死,儿子入狱,这样的打击对于一名花甲之年的老人来说,真的是太过残酷。

在去世前,老人连续七天七夜滴水未进,最终,老人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煎熬下,最终撒手人寰。

在这个家中,受苦的除了老人外,还有田慕江那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。入狱初期,本应该好好接受改造的田慕江,却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。

他没能为母亲好好的养老送终,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再一想到两个孩子自此便没了亲生父母照顾,田慕江更是急得上火。

在日思夜想当中,田慕江的头发大把地脱落,在极短的时间内,田慕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

好在,田慕江的大哥大嫂都是善良敦厚的人,在得知了弟弟的困境后,大哥大嫂义无反顾的挑起了照顾侄子侄女儿的重担。

其实,大哥家也并不富裕,每天除了要干活补贴家用外,他们还得分出精力来照顾自己的三个女儿。当田慕江的一子一女也加入到这个大家庭中来时,大哥大嫂身上的担子也重了许多。

为了不让侄子和侄女在自己家中住得有压力,一向木讷寡言的大哥把一大家子都召集了起来,语重心长地对着自己的侄子和侄女说,即便是家中再困难,他们也一定会努力供他们姐弟俩读书。

但令人惋惜的是,在14岁那年,小暖在接受完义务教育后,自己选择了退学。在记者的镜头前,小暖回忆起了父亲被捕时的那段时光。

父亲被捕时,小暖不过才11岁,尽管身边有着大伯一家的陪伴和鼓励,但母亲身死、父亲入狱,却依旧是她心中挥之不去的痛。

年幼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的未来究竟该何去何从:读不下去了,家里出事的时候,我已经没心思上学了。

刚开始,小暖还没有接受自己母亲已经死亡的这个事实。住在大伯家中,大伯母在外打工暂时不能回家时,会给家中打一个电话。

当大伯家的妹妹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时,她们总是分外激动,喊着:妈妈来电话了!妈妈来电话了!小暖看到手舞足蹈的妹妹们,也会跟着喊:妈妈来电话了!

过了一会,小暖明白,那短暂的呼喊之后,弥漫在自己心头的,是无尽的悲凉。因为自己的妈妈,永远不会再给自己打来电话了。

母亲不在了,剩给小暖的,也只有还在监狱服刑的父亲。对于小暖和父亲来说,每个月的会见日,成了他们父女每个月当中最快乐的日子。

小暖想见一面父亲的渴望是那样的强烈,每到会见日的时候,不管刮风还是下雨,她都会坐上公交车,走上二里路,再转乘开往马鞍山的客车,才能最终赶到父亲身边。

由于小暖当时年纪太小,还分不清阴历和阳历,虽然这个月小暖已经来过了,但当小暖察觉到月份的变化时,还是会踏上那班公交车,站在监狱外的土丘上,只为了能跟自己的父亲靠得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

14岁那年,小暖不顾家人的反对,义无反顾地来到了马鞍山,这座爸爸正在服刑的城市。

小暖的心思也很单纯:我只觉得没有妈妈了,只有一个爸爸了,一定要好好珍惜!来到马鞍山后,小暖一边打工,一边每月都坚持到狱中看望自己的父亲。

田慕江每每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懂事,心头的痛苦和悔意便会增加一分,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,也对不起自己那对懂事的儿女。

田慕江所在监狱的狱警听说了小暖的故事后,也纷纷承担起了一份作为长者的责任,当小暖来到监狱探望父亲时,他们也会跟小暖谈谈心,告诉她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,叮嘱她在打工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陌生人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

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当初那个哭着要爸爸的小女孩,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。在打工的时候,小暖也遇到了一个爱她的男朋友,最终两人相约一起,迈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另一边,田慕江也在狱中积极改造,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为自己换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回家,早日回家,早日回到孩子们的身边,成为了田慕江此时最重要的一个人生目标。

2017年10月份,田慕江的腰椎病又犯了,可是田慕江却咬着牙,没叫一声苦,没喊一句累,按时完成了自己分内的任务。

在田慕江的努力下,他一共获得了三次减刑的机会,在不久的将来,田慕江就可以回到家中,跟家人团聚。

2018年3月份,马鞍山监狱公布了一则让服刑人员感到高兴的好消息,在清明节到来之前,对于符合条件的服刑人员,他们可以暂时外出,跟家人进行短暂的相聚。

田慕江在了解到这项政策后,很是激动,立马申请来了纸和笔,跟大多数狱友一样,板板正正的写了一封申请书。

尽管田慕江自认为自己在狱中表现优良,可监狱的管理人员也向他们科普过,这次的外出申请,需要考察服刑者的在狱表现、所犯案件及犯人是否还对社会有危害,剩余刑期等三个方面。

面对着如此严格的审批条件,田慕江不由得有些忐忑,担心自己是否能被选上。

在发布公告的那一天,田慕江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公告栏前,当看到公告栏上自己的名字时,田慕江的眼眶中不由得渗出了激动的泪水。

同行的狱友们也兴奋地抱住了田慕江:恭喜,恭喜,你是咱们监狱中唯一一个!

但就在家人们欢欢喜喜等着田慕江回家时,田慕江却怀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,找到了自己的管教民警,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:希望这次回家探亲的时候,可以到孩子大舅的面前,向他说一句对不起。面对着这样一个请求,管教民警也犯了难。

当年田慕江失手杀死自己的妻子后,自己的岳母也沉浸在丧女之痛中不能自拔,不慎走失,至今仍旧下落不明。

母亲走失,亲妹惨死,在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的打击下,田慕江的大舅子早已跟自己的妹夫一家一刀两断。

由于田慕江是亲情犯罪,管教民警担心,当田慕江见到孩子的舅舅时,他们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从而引发另外的不愉快。

此时,田慕江也有些微微的担心,他害怕因为自己的这个不情之请,而让自己丢掉这来之不易的探亲机会。

终于,上级经过一些列的缜密讨论之后,认为帮助田慕江完成这个藏在心底许久的愿望,打开他的心结,也是对田慕江改造工作中极其重要的一环。

2018年4月4日,田慕江脱下了那身陪伴了他多年的囚服,换上了女儿带给他的新衣服。在经过严格的搜查,并佩戴上一副特制的脚环后,田慕江终于通过了监狱的AB门。

此时,等待在监狱外面的,除了田慕江的女儿和女婿。

当田慕江切切实实的将女儿抱在了怀里时,父女二人不由得放声痛哭,此时此刻,恐怕只有泪水,才能证明他们此时的欢愉。

一路上,田慕江好奇地打量着车外的景色,耐心的听女儿向他展示着智能手机的神奇。

在田慕江入狱的这十年中,他不仅错过了社会的发展,也错过了女儿的成长。作为一个父亲,田慕江缺席了女儿的成人,女儿的成婚。

假如田慕江当初按捺住了自己的性子,耐心的跟妻子交谈一番,恐怕十年前的那场悲剧就不会发生。

田慕江也可以像一名普通的老父亲一样,抚养自己的子女长大,热热闹闹,欢欢喜喜的过完这一辈子。在抵达泗县后,田慕江第一时间先到了当地的派出所报案。

等一切手续都准备妥当后,田慕江终于抵达了自己已经阔别十年的老家。

田慕江终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,当有些村民们听说田慕江要回家探亲时,纷纷站在了村头,想要迎一迎这个十年未见的老乡。

短暂地寒暄之后,田慕江来到了兄嫂的新家,一幢二层小楼。在田慕江缺位的这十年中,老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在给大嫂鞠了一个躬后,田慕江拿起了一把芹菜,想着亲自炒个菜,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于兄嫂的感激之情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田慕江一家就准备好了鲜花和果品,准备到逝去的亲人坟前,寄托自己的哀思。当田慕江跪倒在父母的坟前时,田慕江哭成了一个泪人,整张脸都哭的通红。

当初他不远千里从浙江赶回老家,就是想照顾下生病的母亲,可没想到的是,正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,最终让这个家支离破碎,母亲也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中因病去世。

在母亲的坟前,田慕江再一次哭成了一个孩子,他一遍遍的哭诉着自己的错误和自己的不孝。

在田慕江父母坟墓的不远处,是田慕江妻子的坟茔,一行人顺着一条羊肠小道,最终在一处坟前停下。田慕江剥好了一个橘子,一瓣一瓣的往妻子的坟上放着。

嘴里不住地喃喃自语:“这些年了还和我拌嘴吗?还生我的气吗?”

在妻子的坟前,田慕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要是能重来,该有多好,如果当初能换一个角度思考,也许就会有另一个局面,可是等我一切都知道了,就都晚了!”

人总是在失去了之后,才会后悔。在惨案发生之前,田慕江有着美丽的妻子,可爱的儿女。

可妻子的出轨,让田慕江失去了理智,当田慕江将妻子的手脚捆住,用树枝不住地鞭打自己的妻子时,命运的车轮便已经悄然转动,将这一家人的命运带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
最终,母亲失去了孩子,孩子们也再也没有了母亲,一个人的冲动,让三个家庭都生活在了阴霾当中。

斯人已逝,人们此时更需要做的,是抚慰生者。

祭奠完毕后,田慕江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,驱车来到了几公里外的孩子舅舅家。

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田慕江暂时先坐在了车上,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一起,试探着敲开了舅舅的家门。

虽说已经过去了十年,但舅舅此时并没有原谅自己的妹夫:“人都被打死了,还来看什么?赶紧走,赶紧走!”

舅舅此时的心情,我们都能理解,毕竟因为田慕江的一时冲动,才断送了自己亲妹妹的一条性命,他终究不是自己的妹妹,他也不能替死者来原谅伤害过她的人。

对于大舅哥的反应,田慕江似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两家人的恩怨也不可能在一瞬间的功夫瞬间烟消云散。在缓缓地向大舅哥家鞠了个躬后,田慕江转身走进了雨中。

这天晚上,在自己一双儿女的陪同下,田慕江按时回到了马鞍山监狱。在经过一系列严密的检查后,田慕江再一次迈进了监狱的大门。

而这次离监探亲,田慕江把自己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给狱友们上了生动的一课,同时,也给狱友心中,种下了一颗善的种子,这颗种子当中,既有对亲情的渴望,也有对自由的向往。

从今以后,他们的改造,将会充满着希望。田慕江终究也会服完自己的所有刑罚,再重新清清白白地活一次。对于人的一生来说,自由和时间,是最珍贵的东西。

在失去它们之前,我们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但当田慕江入狱的那一刹那,他失去了自由和时间,也失去了附加在它们之上的亲情和感情。

如果十年之前的田慕江可以冷静一点,再冷静一点,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可天底下既没有后悔药,也没有如果,我们不能改写历史,只能尽我们的微薄之力扭转未来。

遇事冷静,不要冲动,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,而毁掉自己,也不要因为自己,而让自己的亲人替自己背负生活中的那些不能承受之重!